今天是: 昌邑市图书馆欢迎您!
图书馆概览
服务指南
读者园地
数字资源
尼山书院
共享工程
办公平台
在线咨询
 
 

 

 您的位置:首页 - 图书馆概览 - 馆情动态
 
建党节学共产党人读书——国家领导人怎样读书
2020-07-01 阅读次数: 161

从毛泽东开始,中国爱读书、会读书的国家领导人不胜枚举。从领导人爱看的书中,能体现其执政的智慧,了解他们的读书方式亦可以带给我们诸多启发。

 

毛泽东:一生爱读书

 

毛泽东一生酷爱学习,从追求革命真理的青年时代到革命战争的年代,再到建设社会主义时期从未间断,即使是重病缠身、生命弥留之际仍然没有停止学习。毛泽东读书,涉猎的领域极其广泛,文、史、哲、军事、自然科学,古今中外,无所不至。


毛泽东十分爱书。遵义会议以后,有一次部队打了胜仗,毛泽东向他的秘书要“战利品”,秘书知道他的烟瘾特别大,就把后方送来的香烟拿了过来,可毛泽东摇了摇头,秘书感到不解,毛泽东便告诉他要书,比如州志、县志什么的,只要有了这些书,毛泽东就能知道一个地方的山川气候、物产资源、风俗民情等,就有了打胜仗的把握。这些“战利品”,对他指挥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粉碎敌人的围追堵截,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央机关撤离枣林沟时,门口已经能听见敌人的枪炮声,毛泽东走到警卫员马汉荣身边,望望自己的书籍,终于开口说:“我个人有点事情想求你帮忙,你看……”“主席,您只管吩咐吧!”“有几箱书籍,能放你家里吗?”“能,没问题。”“这个……对家人不妨碍吧?比如,会不会受牵连?”“没妨碍。”当时,大家焦急万分,都在担心毛泽东的安全。毛泽东却紧锁双眉,担心的只是书。马汉荣送书走后,毛泽东的眉头才舒展开。战争年代,每一次转移都要精简行装,毛泽东什么都舍得精简,就是书舍不得。建国后,每次外出,哪怕是一两天,毛泽东也要把书带上,有各种工具书、古典文学书、政治书籍以及文件材料。如果带车外出,工作人员总要提前一小时把书送上车,并按照家中的顺序摆好,以便毛泽东上车后就能看书。

 

毛泽东不但学中文,而且学外文。1954年,毛泽东年过花甲,仍坚持学习英语。以他当时的年龄,记忆力衰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障碍,而浓重的湖南乡音又常影响发音的纯正。但他就像个谦逊的小学生,让他的秘书林克充任他的老师,外文教科书则更是须臾不离左右。1957年11月,抵莫斯科参加世界共产党与工人党代表大会时,毛泽东也不忘抽出时间来学习。每天天还未亮,他就让林克到他房间领读。1976年1月1日,戴维·艾森豪威尔夫妇拜见毛泽东时候,毛泽东竟然用一口纯正的美国口音朗读他们带来的尼克松总统的信。凭着顽强的毅力,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毛泽东掌握了英语。他曾风趣地对林克说:“活一天,就要学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将来见马克思时,他听不懂我的韶山语,不能用英语和他交谈,岂不遗憾?”

 

有一年夏天,毛泽东到了武汉。夏天的武汉有“火炉”之称,可是,毛泽东照样每天看书学习。书上的字很小,只好加大照明度,这样,房子里的温度就更热了,汗水不停地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工作人员急忙送上毛巾,请毛泽东把汗擦一擦。毛泽东接过毛巾,风趣地说:“读书学习也要付出代价,流下了汗水,学到了知识。”

 

毛泽东十分喜爱阅读古典文学作品,像《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书他都读过多遍。对古典小说中的许多历史人物、故事、典故等都十分熟悉,这使他的文章充满了典故且妙趣横生。

 

毛泽东还酷爱鲁迅的作品。1938年8月,《鲁迅全集》出版后,毛泽东爱不释手,有空就读,1949年出访苏联时还随身带着几本。1975年8月,毛泽东重病缠身,还用颤抖的手在《鲁迅全集》线装的这本第5卷第5分册的封面上写了“吃烂苹果”几个字,赞赏鲁迅的精辟见解。

 

到生命弥留之际的1976年的9月8日,毛泽东仍然没有停止学习。每从昏迷中醒来,他要求的还是让人给他读书,读文件。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已不能说话,就在纸上写下“三”字朝人示意,找来有关当时日本首相三木的材料给他看。秘书捧着材料,毛泽东看了几分钟,直至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毛泽东一生爱书,在他的床边有两个大书柜,放着他常翻阅的书籍典册。他的私人藏书多达12万册,毛泽东一生读书多得难以考究。


读书偏深 引文出处难查


毛泽东读书很偏深,除了常用的马列经典和文史哲方面有代表性的著述外,还有兴趣读一些在特定环境中流传不广的书,并注意其中一些细琐的观点。中央文献研究室在编辑和整理毛泽东的著作和谈话时,对一些引文做注释,需要查很多书,有的就很难查到出处。


例如,编《毛泽东文艺论集》时,对毛泽东提到徐志摩说“诗要如银针之响于幽谷”这句话,就没有查到原始出处。毛泽东经常讲拿破仑说过一支笔可以抵得上三千毛瑟兵,还写进了给丁玲的诗:“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同志问了许多专家,都没有弄清楚出处。


1972年发生九一三事件,林彪乘飞机外逃,有关人员问毛泽东怎么办,毛泽东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这句话肯定是一个俗语,但这个俗语出自哪里,一直找不到。近年才知道,出自清朝嘉庆年间一个叫张南庄的人写的一本讲鬼故事的滑稽章回小说,叫《何典》。毛泽东最晚是在1941年就读了《何典》,那时他曾托人为远在莫斯科的两个儿子从中国带去一些书,其中就有《何典》。毛泽东晚年在一次会议上讲过:“药医不死病,死病无药医。”是说吃药只能医那些不会死的病,注定要死的病,药是治不了的。他用这句话比喻像花岗岩一样的人,怎么做思想工作都是做不通的,这句话也是来自《何典》。

 

周恩来:散发古典气息文化

周恩来出身于书香门第。牙牙学语不久,嗣母陈氏就超前地教他认字了。1946年9月,周恩来接受美国著名专栏作家沃尔特?李勃曼采访时说:“我小时候在私塾念书。从8岁到10岁我已开始读小说。我读的第一部小说是《西游记》,后来又读了《镜花缘》、《水浒传》和《红楼梦》。”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致力于传承和发扬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他说:“一个民族如果忘记了历史,就会成为一个愚昧的民族。而一个愚昧的民族是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的。”1959年4月29日,他发表《把知识和经验留给后代》的讲话,强调“我们要把自己所掌握的历史遗产贡献出来”。1971年4月20日,接见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领导小组成员时指出:要多出历史书,“不讲历史、割断历史怎么行呢?中国人不讲中国历史总差点劲”。


在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笔下,周恩来浑身散发着中国古典文化气息,“他的教养,来自孔子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君子’和‘人上人’应具有的品德、智慧、尊严、宽厚、仁慈、决心、刚毅”。周恩来的读史状态同样令人颇多感慨。1973年3月26日,他在送给毛泽东的一个报告中说:“凌晨读《史记·汲黯、郑庄列传》及太史公曰云云,深有所感,愧未能及。”要知道,两周前他刚刚写了治病请假报告。作为日理万机的国家总理,在病重体衰之际依然坚持读史,一句“愧未能及”,足以见出周恩来以历史先贤为标尺磨练和提升品格修养的不倦追求。

 

邓小平:“我读的书不多”

邓小平一生注重学习,不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时期;不论是在顺境中,还是在逆境里,始终坚持读书,养成了勤奋读书的习惯。邓小平曾经坦言:“我读的书不多。”他坚持读书的精神十分可贵,他尊重知识和尊重知识分子的品格更为感人。

 

据刘英回忆,长征途中,邓小平从中央秘书长调任一军团宣传部长,他曾整理邓小平留下的一个铁皮箱子,里边都是一些书籍和文件。抗战时期,担任过他秘书的刘复之回忆说:“他好读书,在艰苦的战争岁月,我几次在行军出发前整理文件挑子,箱子里总装着几本书,有马列的书,也有小说。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本是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

 

文化大革命中,邓小平在江西下放期间,读了很多书。邓榕回忆说:离开北京时,经过批准,他把藏书的大部分托运到了南昌。在那几年之中,他读了大量的马列著作,读了《二十四史》以及古今中外的其他书籍。

 

鬼书武侠爱好者,出门必带地图册


邓小平很喜欢看历史地理方面的图书,出门必带两本地图册,一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集》,一本是《世界地图》,到每个地方都要打开地图知道自己的方位。据邓榕回忆,邓小平还爱看字典辞典,常看的有《中国古今地名》《中国人名大辞典》。家里的《辞海》是中华书局1947年的版本,已被他翻得很旧了,折损的硬纸壳书皮是用订书钉固定住的。


据公开报道,邓小平还是武侠大师金庸在内地最早的一批“粉丝”,“你书中的主角大多历经磨难才成大事,这是人生规律。”这是邓对金庸小说的评点,也是对自己亲身经历的写照。上世纪70年代,当金庸小说在内地尚为禁书之时,恢复工作的邓小平从江西返回北京后不久,就托人从境外买了一套金庸小说。


在党内,邓被认为是“实践派”的代表,以“猫论”闻名于世。“他喜欢看写鬼的书。”他的夫人卓琳曾透露,邓非常喜欢《聊斋志异》,有时外出,还让工作人员拆成活页,带几篇偷闲着看。


有人还专门考究邓看聊斋的动机:《聊斋志异》手稿本卷三《驱怪》篇末,有“异史氏曰:黄狸黑狸,得鼠者雄!”狸者,猫也。翻译成白话就是:“不管黄猫黑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邓小平的“猫论”,与其何等相似!

 

江泽民:好学好问 被同学称为“江博士”

1997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曾向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谈到这个问题:“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但同时是一个普通公民,我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比如说,我喜欢读唐诗、宋词和元曲,也读过但丁、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和马克吐温的一些作品。我还喜欢听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和柴可夫斯基的乐曲……我相信,艺术的各个领域都是相通的。”


江泽民喜欢古典文学,国学功底深厚。1994年,近七旬的他曾在南开大学,当场背诵了王勃的《滕王阁序》和苏轼的《中秋见月和子由》,令学生们叹服。


在读大学期间,江泽民的学习偏重理工科、自然科学,但因为“家学深厚”,他常被同学们称作“江博士”。


江泽民勤学好问,在读书时常常向人请教。这一品格,即便成为领导人后也未曾丢弃。钱学森,就是江泽民经常请教的一位“老师”。1989年,钱学森给江泽民送了一本他写的《系统工程论》。此后,江泽民特意向钱学森请教了超弦理论,最尖端的物理学理论等知识。后来,江泽民发表讲话时,还引用了“系统工程”的原理。

 

胡锦涛:熟知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

关于胡锦涛读书的新闻比较少。1983年,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决定当年10月起,在全国城乡青年中开展读书活动。同年11月17日,《中国青年报》头版刊登对胡锦涛的专访,题为《读书活动要坚持不断持之以恒》。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锦涛,就是“全国青年读书活动办公室”主任。


2004年10月14日,胡锦涛接见来访的俄罗斯青年访华团时说:“我清楚地记得,在青少年时代,我们曾满怀激情地阅读过贵国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演唱过贵国的歌曲《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后来我们熟知了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

 

习近平:爱读书、读何书、论读书

“一物不知……便求知若渴”


习近平爱读书至少可推溯到1969年。那年他16岁,在黄土高坡上,开始知青生涯,读书不辍。“爱看书”、“好学”,是他留给陕北梁家河村老乡们的印象之一。他们记得,他“带一箱子书下乡”,在煤油灯下看“砖头一样厚的书”,“有时吃饭也拿着书”。习近平在谈到自己的爱好时说:“我个人爱好阅读、看电影、旅游、散步”,“现在,我经常能做到的是读书,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40余年后,已是国家主席的习近平,用自身经历激励新时代青年。2013年青年节,他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我到农村插队后,给自己定了一个座右铭,先从修身开始。一物不知,深以为耻,便求知若渴。上山放羊,我揣着书,把羊圈在山坡上,就开始看书。锄地到田头,开始休息一会儿时,我就拿出新华字典记一个字的多种含义,一点一滴积累。”

 

不止书,习近平还与图书馆、书展有缘。2013年3月30日,习近平在刚果共和国,出席恩古瓦比大学图书馆启用和中国馆揭牌仪式。2009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曾同德国总理默克尔一起出席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并致辞说:正是不同文化的彼此交流,才让不同国度的人们知道了中国的孔子、德国的歌德、英国的莎士比亚。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这两本书我要仔细看看。”习近平曾在参观孔子研究院,将《孔子家语通解》和《论语诠解》这两本书拿起来翻阅时说。


《孔子家语通解》以“通解”为名,首先有通盘解说全书的意思;本书的《代前言》是对《家语》成书、流传及真伪等问题的梳理;每篇正文之前以“序说”通说全篇,帮助读者理解全文。


《论语诠解》立论高远、体例新颖,兼顾学术性与普及性,对《论语》二十篇进行了十分有洞见的解读。本书立足学术前沿,谨遵学术规范,结合新近出土文献进行深入研究,补充了孔子和早期儒学研究的不足,并对一些《论语》误读提出了新见。


习近平曾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表示,孔子创立的儒家学说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儒家思想,对中华文明产生了深刻影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家思想同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其他思想文化一道,记载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在建设家园的奋斗中开展的精神活动、进行的理性思维、创造的文化成果,反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重要滋养。

 

习近平曾在俄罗斯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就曾提到,“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他们书中许多精彩章节和情节我都记得很清楚”,包括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代表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克雷洛夫(代表作《大炮和风帆》)、亚历山大·普希金(代表作《上尉的女儿》)、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亚诺夫斯基(代表作《钦差大臣》)、米哈伊尔·尤里耶维奇·莱蒙托夫(代表作《大贵族奥尔沙》)、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代表作《父与子》)、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罪与罚》)。


习近平曾说过,他喜欢普希金的爱情诗和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之间,他更喜欢托尔斯泰,更喜欢《战争与和平》。他很喜欢肖洛霍夫,说《静静的顿河》对大时代的变革、人性的反映非常深刻。


习近平在法国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讲话中,习近平提到了数位法国的文学、思想巨匠。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我青年时代就对法国文化抱有浓厚兴趣,法国的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深深吸引着我。读法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史的书籍,让我丰富了对人类社会政治演进规律的思考。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


习近平曾提到过司汤达、巴尔扎克、莫泊桑、罗曼·罗兰。他说他最受震撼的是雨果的《悲惨世界》和《九三年》。他同样喜欢法国画家塞尚和德加。


2004年7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一次专题学习会上的中心发言中,提到美籍德国哲学家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一书中,“指出传统的工业文明,使人变为没有精神生活和感情生活的单纯技术性的动物和功利性动物,这种物质性压迫下的人,是一种变形与异化的人。”


中国现代文学,也是其关注领域。在回忆作家贾大山的《忆大山》一文中,习近平谈到贾大山的小说《取经》,并说“我曾读过几篇大山的小说,常常被他那诙谐幽默的语言、富有哲理的辨析、真实优美的描述和精巧独特的构思所折服”。


经史典集,也是习近平的阅读对象。“适当的引经据典”,是习近平讲话的重要特点。在每次会议上,习近平经常引用成语、典籍,如“猛药去疴、重典治乱”,“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等。习近平在每次讲话中,也常提及《史记》、《春秋》、《诗经》、《礼记》、《管子》等书或书中的故事、名句。

 

习近平曾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媒体报道,习近平“在与一些省级干部聊天时曾对《苦难辉煌》进行过推荐”。


“领导干部要善读书”


读书好处多。在索契接受专访时,习近平谈到,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


习近平鼓励领导干部读书,“领导干部读书学习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工作水平和领导水平。” 2006年2月17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以笔名哲欣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谈《多读书,修政德》。他说,我们国家历来讲究读书修身、从政以德。广大党员干部要养成多读书、读好书的习惯,使读书学习成为改造思想、加强修养的重要途径,成为净化灵魂、培养高尚情操的有效手段。


2009年5月13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2009年春季学期第二批进修班暨专题研讨班开学典礼上说,“我讲三个观点:一是领导干部要爱读书,二是领导干部要读好书,三是领导干部要善读书。”系统阐释了对读书的观点。


读书是多多益善,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习近平指出,领导干部的读书原则和读书范围,那就是要坚持干什么学什么、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习近平认为,领导干部普遍应当读三个方面的书: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做好领导工作必需的各种知识书籍;古今中外优秀传统文化书籍。


习近平指出领导干部要善于读书,要提高读书效率和质量,讲求读书方法和技巧,在爱读书、勤读书、读好书、善读书中提高思想水平、解决实际问题、实现自我超越。

 

来源扬州市图书馆

 

昌邑市图书馆权所有 All Copyright by Chang Yi Library 鲁ICP备17041582号
地址:昌邑市文化中心A区图书馆 电话:0536-7212335 电子邮箱:sdwfcytsg@126.com
您是第:331245 位访问者